2016-11-30

[色鉛筆] #26 「欸?」・「えっ?」


距離上一張色鉛筆畫([色鉛筆] #25 種一盆風起雲湧)還不到三週,我就又畫好了一張色鉛筆畫唷。對,你沒看錯,這大概是我有史以來第一次這麼有生產效率吧?(笑)這次的草稿看來簡單,但其實對我來說有點難畫,因為我一直抓不住鹿(對,它是鹿,不是馬,也不是耳朵裡長了毛的鹿XD)頭部的神韻,重畫了好幾次才勉強畫出個應該看得出來是鹿的鹿頭(?)。

前回の色鉛筆画([色鉛筆] #25 種一盆風起雲湧 ※日本語訳なし)から三週間もたたないうちに、なんと!また一枚描いちゃいました!こんなに生産的なのはたぶん今回が初めてかな。(笑)今回の下書きはシンプルなものですが、実は個人的に描きにくかったです。なかなか鹿の顔がうまく描けず、何回も描き直してやっと、辛うじて鹿っぽく見える(はずの)鹿を描けました。

2016-11-19

[雜記] 阪大豐中校區的秋色


轉眼間我來大阪大學已經第三個年頭(註:不含之前去箕面校區交換的那一年)了,而且也快到尾聲了。阪大有三個校區,之後要搬家(應該吧)到交通更方便的地方的箕面校區([雜記] 令人懷念的大阪大學箕面校區 )、是阪大主校區也是校本部所在地,但地廣人稀(喂)的吹田校區([阪大] 走到腳快斷的吹田校區 ),以及占地不算大但卻塞了最最最多學生的豐中校區,也是我待了快三年的校區。

但幾天前翻了翻以前的照片,才驚覺我根本沒怎麼拍過我待得最久的豐中校區,可能是心境的的關係吧?這幾年來我根本無法發自內心欣賞這兒的春天薄櫻夏日綠意秋季繽紛(整個世界一片灰撲撲又很難積雪的冬天就算了XD),自然也不會想要拍照了。好羨慕當年交換時的我喔,有那個心情欣賞校園中的景色([雜記] 春天,從阪大校園內的點點粉紅開始:D ),真的是今非昔比哪~(我亂用成語的次數應該足以氣死所有教過我的國文老師了XD)不過既然被我發現了這件事,那...就來拍點照吧,剛好現在是豐中校區一年中最繽紛的時刻呢!:D

2016-11-18

[雜記] 我的色鉛筆好夥伴們


畫色鉛筆畫到現在(雖然中間動不動就封筆一年半載的...)居然已經六年了,但作品只有少得可憐的27張(而且剛開始畫的時期的東西可能還不能算是「作品」orz),足見我的產能與效率不是普通的低...(苦笑)剛好前陣子趁著特價買了一盒不在計畫中的色鉛筆,就趁這個機會來記錄一下我目前在用的色鉛筆吧~:D

我一開始用的色鉛筆,同時也用得最久的色鉛筆就是這些了:Faber Castell紅盒(兒童用,對,真的是兒童用orz),水性36色,扣掉直接被我拿去送人的金銀兩色後其實只有34色;我前後買了兩盒,目前用到只剩下這樣而已,我超努力的!XD 是說剛開始畫色鉛筆前我還為了新買的Faber Castell紅盒興奮不已,還拍了一堆照片([光影] 彩色鉛筆 ),甚至還寫說「沒想到原來色鉛筆這麼貴啊」、「付錢時真的有點心疼瞬間消瘦的荷包」;而看看現在的我,還有手上這堆不知道比Faber Castell紅盒貴多少色鉛筆...,嗯,我只能說這就是由儉入奢易的最佳寫照吧?(攤手)

2016-11-14

[色鉛筆] #25 種一盆風起雲湧


好久不見,又到了「你到底是在畫什麼東西啊你」的時間了,歡迎各位的收看(等等,真的有人會看嗎XD)。今天要為大家帶來的「你到底是在畫什麼東西啊你」其實草圖畫好很久了,但因為作者本人畫完後就一直沒有什麼想好好上色的心情,所以它就被放了好幾個月,一直到一兩週前才被挖出來繼續完工。(還好紙膠帶還撕得掉...)

2016-10-31

[雜記] 現實解謎遊戲:來自被詛咒的面具舞會的邀請函


在幾年前接受明治村的明治探險隊(有紀錄唷:上集下集)的啟蒙(?)後我就喜歡上了這種在現實世界中解謎尋寶的遊戲,那之後也參加了好幾次各個地方舉辦的類似活動(不過這些就都沒寫紀錄啦啊哈哈咬我啊:P);而最近一兩年日本也很流行所謂的現實解謎(或逃脫)遊戲(リアル謎解きゲーム、リアル脱出ゲーム),它們的基本套路和尋寶解謎差不多,但搜尋範圍很少有像明治村那麼威的就是了。(笑)只是這些遊戲大多都要和別人組隊參加,對我這個獨行俠來說實在不怎麼吸引人就是了。

不過前幾天看到大阪梅田的地下城(喂)之一的ホワイティうめだ(Whity梅田)要舉辦解謎遊戲,而且可以自己一個人去玩,欸,那當然是要去給他玩一玩的啊!(笑)所以我就在萬聖節前的那個周末跑去玩了。要參加的話基本上是要錢的,不過只要解開官網上的事前問題(對我來說接近秒殺),把通關密碼(?)告訴他們,或者cosplay成萬聖節怪物的話就能免費參加了。以下就來看看我的廢話連篇的紀錄吧~不過照片都是用手機拍的(而且都拍得很隨便),品質不是很好,還請多多包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