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6-12-26

[色鉛筆] #27 Autumn in the Woods


最近這陣子我的生產效率高得前無古人後無來者(衷心希望不要有「來者」...),整個就是要念論文天地之悠悠,獨愴然而涕下的節奏哪~(待了幾年後日文沒怎麼進步,但中文退步的速度倒是飛快...如果我的中文真的還有退步空間的話啦。...是說我幹嘛寫這種很難翻譯成日文的鬼東西找自己麻煩啊我。)

この間、「ろ」から始まり「ん」で終わる何かのせいでおかげで、作画スピードが自分史上最速になってしまいました。これっていいことなのかしら。分かりません。良し悪し決めがたいです。

2016-12-07

[吃食] 到處吃拉麵・3

前兩篇紀錄請見:[吃食] 到處吃拉麵・1[吃食] 到處吃拉麵・2。寫完第二篇紀錄之後就沒怎麼吃拉麵(或者該說沒怎麼外食)了,好不容易(?)才攢到了五張照片可以來寫第三篇,就來看看我的廢話吧~:D 不過還是要強調一下,味覺是很直覺的東西,我覺得好吃的你不見得同意,反之亦然,所以看看照片流流口水就差不多了,哈哈。


#11 藤しろ:濃厚鶏白湯味玉ラーメン(濃厚雞白湯半熟蛋拉麵)

這家店位在東京的目黑站附近,離車站很近超近非常近,不過因為在地下室的關係,入口處有一點不起眼。我點的是招牌的濃厚雞白湯半熟蛋拉麵,而湯頭也完全不辜負它的名字,相當地濃厚,濃到我有種在喝有一堆膠質的雞湯的錯覺。:P 聽店員說其實還是有加牛骨高湯的樣子,不過我的舌頭有點木頭,只喝得出兩個特色(?):喔喔,是雞高湯!而且好好喝!:P

2016-11-30

[色鉛筆] #26 「欸?」・「えっ?」


距離上一張色鉛筆畫([色鉛筆] #25 種一盆風起雲湧)還不到三週,我就又畫好了一張色鉛筆畫唷。對,你沒看錯,這大概是我有史以來第一次這麼有生產效率吧?(笑)這次的草稿看來簡單,但其實對我來說有點難畫,因為我一直抓不住鹿(對,它是鹿,不是馬,也不是耳朵裡長了毛的鹿XD)頭部的神韻,重畫了好幾次才勉強畫出個應該看得出來是鹿的鹿頭(?)。

前回の色鉛筆画([色鉛筆] #25 種一盆風起雲湧 ※日本語訳なし)から三週間もたたないうちに、なんと!また一枚描いちゃいました!こんなに生産的なのはたぶん今回が初めてかな。(笑)今回の下書きはシンプルなものですが、実は個人的に描きにくかったです。なかなか鹿の顔がうまく描けず、何回も描き直してやっと、辛うじて鹿っぽく見える(はずの)鹿を描けました。

2016-11-19

[雜記] 阪大豐中校區的秋色


轉眼間我來大阪大學已經第三個年頭(註:不含之前去箕面校區交換的那一年)了,而且也快到尾聲了。阪大有三個校區,之後要搬家(應該吧)到交通更方便的地方的箕面校區([雜記] 令人懷念的大阪大學箕面校區 )、是阪大主校區也是校本部所在地,但地廣人稀(喂)的吹田校區([阪大] 走到腳快斷的吹田校區 ),以及占地不算大但卻塞了最最最多學生的豐中校區,也是我待了快三年的校區。

但幾天前翻了翻以前的照片,才驚覺我根本沒怎麼拍過我待得最久的豐中校區,可能是心境的的關係吧?這幾年來我根本無法發自內心欣賞這兒的春天薄櫻夏日綠意秋季繽紛(整個世界一片灰撲撲又很難積雪的冬天就算了XD),自然也不會想要拍照了。好羨慕當年交換時的我喔,有那個心情欣賞校園中的景色([雜記] 春天,從阪大校園內的點點粉紅開始:D ),真的是今非昔比哪~(我亂用成語的次數應該足以氣死所有教過我的國文老師了XD)不過既然被我發現了這件事,那...就來拍點照吧,剛好現在是豐中校區一年中最繽紛的時刻呢!:D

2016-11-18

[雜記] 我的色鉛筆好夥伴們


畫色鉛筆畫到現在(雖然中間動不動就封筆一年半載的...)居然已經六年了,但作品只有少得可憐的27張(而且剛開始畫的時期的東西可能還不能算是「作品」orz),足見我的產能與效率不是普通的低...(苦笑)剛好前陣子趁著特價買了一盒不在計畫中的色鉛筆,就趁這個機會來記錄一下我目前在用的色鉛筆吧~:D

我一開始用的色鉛筆,同時也用得最久的色鉛筆就是這些了:Faber Castell紅盒(兒童用,對,真的是兒童用orz),水性36色,扣掉直接被我拿去送人的金銀兩色後其實只有34色;我前後買了兩盒,目前用到只剩下這樣而已,我超努力的!XD 是說剛開始畫色鉛筆前我還為了新買的Faber Castell紅盒興奮不已,還拍了一堆照片([光影] 彩色鉛筆 ),甚至還寫說「沒想到原來色鉛筆這麼貴啊」、「付錢時真的有點心疼瞬間消瘦的荷包」;而看看現在的我,還有手上這堆不知道比Faber Castell紅盒貴多少色鉛筆...,嗯,我只能說這就是由儉入奢易的最佳寫照吧?(攤手)